泛偶像时代的网红明星们-千龙网·中国首都网互动

2018-11-05 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编辑:网络整理
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渠道畅通,平台多元,是金子(银子或铜)都会发光,怀才不遇?不存在的。 2018年大众偶像时代仿佛说落幕就落幕了,范冰冰跌下神坛被罚8.8个亿,从范爷一下

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渠道流畅,平台多元,是金子(银子或铜)城市发光,怀才不遇?不存在的。

2018年公共偶像时代似乎说落幕就落幕了,范冰冰跌下神坛被罚8.8个亿,从范爷一下子跌回到做小伏低的金锁,陈坤回归电视剧的重磅著作播得悄无声息,周迅天价《如懿传》三观生不逢时,不如隔邻《延禧攻略》有网红特质。那些一度是当红炸子鸡的流量小鲜肉,拍的影戏剧也扛不住票房和收视率了。

但人类有永恒的追星需求,扒天下,面临就是40个体中的那别的39个。像刘宇宁这样的唱功和颜值,娱乐圈并不稀缺。所以除了营业,还要拼人品和性格。泛偶像时代对明星的“人品”要求极高,吴谨言演了《延禧攻略》这种“网红剧”,本该走网红明星蹊径,可她同心用心要做“公共偶像”,不策划人品,反而还搞非凡化,导致刚出道就被央媒怒批“耍大牌”,人气难以接续。

最近,63岁的周润发凭着国庆档影视《无双》又被回想了一把,风趣的是,发哥这次被转最多的文章是由于他“亲民”,视款子如粪土,人品一等一。互联网时代人们的记性差了好多,当年发哥临阵辞演挚友吴宇森的《赤壁》,就是由于“合约谈不拢”,吴宇森获得动静“久久缄默无声”。亏得紧急关头,梁朝伟打来一个电话说“放着我来”。

讲这段陈年八卦一点也没有要黑发哥的意思,只是想说,偶像的人品是人们按自我心理必要造出来的,跟偶像本人无关。在泛偶像时代,这种环境尤甚,由于连偶像都是受众自己造出来的呀!这样看来,泛偶像时代做明星更累,发哥不管人品是好是坏,他都照旧发哥,但刘宇宁哪天对粉丝发个火耍个大牌,那他大概就不再是刘宇宁了。

责任编辑:王漓鹂(QF0015)  作者:马彧

1
3